引文

咖啡乐有几种食用方法?

“爸爸快看!最后一个卡费勒!”一个孩子拉着他父亲的手,指着笼子里的我兴奋地喊叫着。
“嗯,这个给你,记得喂完卡费勒要洗手十次的。”这父亲递给他的孩子一包肉脯,自己去边上的洗手池净手了。
这孩子打开包装,用签子扎了一片肉脯,从笼子的喂食口递过来。
我一把抓过,贪婪地品尝着美味。其实这肉脯没有任何佐料,完全就是一片白切肉烘干制成,可却是天下最美味的东西,至少我觉得比每天一顿由牛羊肉制成的饲料要好吃多了。
这父亲回来了,孩子看着我撕扯着肉脯,问他的父亲“爸爸,为什么卡费勒喜欢吃这么肮脏的东西?”
这父亲回答“卡费勒是吃这个长大的。”
孩子对这个答案不满意,指着笼子里的食盆说“可是爸爸,你看卡费勒的食盆里还有牛羊肉呢。”
父亲耐心地回答道“那是安拉赏赐给卡费勒的食物,但是卡费勒却只喜欢吃那种肮脏的东西。”
孩子听到安啦两个字,马上理解了“安拉真伟大,可是卡费勒真的太恶心,浪费了安拉的好意。”
孩子有些嫌弃地把整包肉脯扔进了笼子,去一边洗手了。
我兴奋地扑向肉脯,撕下身上唯一的一块遮羞布包起来,藏在我睡觉的稻草堆下面。
一条鞭子飞了过来,抽在我的身上,饲养员愤怒地指着稻草堆对我吼“你这个卡费勒!永远都是那么低贱!不准再光着了!把东西拿出来!”
我有些不舍地把布包拿出来,把肉脯全塞嘴里,再把遮羞布围在腰间,蹲到一旁吐出肉脯,慢慢地吃着。

当我吃完肉脯的时候,来了一群人,举着牌子,喊着“即使是卡费勒,安拉也会宽恕的,不应该虐待!我们要带走,我们要放生卡费勒!”
饲养员和保安们火速赶来,毕竟我也算是动物园的明星了,基本上来动物园的都要来看我,何况肉脯要50块一包,我为动物园带来了不少收入,怎么着也得保护好,起码不能死了。

双方僵持了很久,终于一个举牌子的按捺不住,率先顶开了保安人墙,然后所有人扭打在一起。
保安人数少,很快处于下风了。
最终,我被救了出来,这群人把我用担架扛到车上。我没有任何挣扎,我不知道鞭子什么时候会抽过来,哪怕是这些救我的人,他们也有人带了鞭子,我可不想被抽。

下车后,他们给我洗了澡,还仔细地给鞭子抽的伤口消毒上药。
他们又给我拿来了吃的,虽然没有肉脯,但是有白米饭和炒青菜。我其实很喜欢白米饭的,这是我出生后第二回吃到白米饭,第一回是在进动物园之前,一个动物专家提议给我吃白米饭的,可是白米饭太贵,是面食的好几倍价格,之后我就只能吃到面食和牛羊肉了。

这些人对我很好,每天给我洗澡,给我吃白米饭,虽然没有肉脯,都是一些蔬菜,不过这些菜都挺精致,味道也不错,我觉得我身上的牛羊肉膻味和孜然味都消失了,真是太好了。

大概过了一个月吧,这群人都来看我了,平常他们就两三个人照顾我,今天都到齐了,估计是想来看看我过得怎么样吧,我开心地站起来,走到笼子边上蹲下,向他们讨好地摇着手。

这群人当中一个似乎是领头的,他满意地对边上一个人说“嗯,你们把卡费勒养得很好嘛,时间差不多了,晚上安排一下宴会吧。”
然后他们就走了。

晚上,宴会开始了,我被带到宴会桌前,几个人把我抬到了宴会桌上的巨大的铁板上。
我很奇怪,他们要干什么呢?
直到我被他们用铁链捆在铁板上,又往我身上倒了许多油,撒了很多香料,我才明白过来。
我想挣扎,可是铁链非常坚固,我丝毫不能动弹,我想喊,可是嘴里被塞满了孜然,我快要窒息了。

一个人拿着火把,点燃了铁板下面的碳火,我感受到了铁板渐渐烫起来。

我意识消失前,听到了一声巨响,然后很多人在喊“快!救下那个卡费勒!”“快!挡住他们!不要让他们抢走卡费勒!”

当我恢复了意识,我发现我被泡在了一个浴缸里,水温很舒适。
我抬起头,看到了一群人围观着我,大概他们就是救我的人吧,我应该向他们摇摇手示好的呀,我抬起手,却发现我的手不听使唤,我低头看,我的手被铁链固定在浴缸壁上。
不,这不是浴缸,这是一口锅。

轉自知乎

廣告